Kaly

本命盾冬盾、Evanstan无误,可逆不可拆!

【Evanstan】打赌 - 小甜饼/下篇

 看到憋得那么辛苦的CE真是浑身舒畅~

纪翌:

分级:PWP

简介:这是Sebastian和Chris打的一个关于男性的尊严和导演的尊严间的赌。

说明: 依然@Kaly_ 。下篇是在十一前熬夜码的,飞机上改的,从伊斯坦布尔开车去库萨达斯的车上发的。时间限制,PWP有点渣渣,太不好意思,继续努力学习PWP的写法。对啦,国庆节快乐!> <

上篇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4.


就这样又过去了两个星期,Chris也有些分不清,自己仍然坚持完成和Sebastian的这个赌,到底是出于想邀请Sebastian做下一部电影男主角的愿望,还是出于赌气一般的希望在Sebastian面前证明点什么的私信。


录制清晨时段的录影时,Chris的下眼睑处开始冒出些隐隐的黑眼圈。化妆师用面扑沾上些粉底霜,轻轻扑打在他的眼圈附近,带着些责备的语气问他,“Chris,你最近很忙么,怎么皮肤状况差成这样?”


Chris欲哭无泪,简直要心塞气闷地一口气背过去。他听着经纪人和化妆师的唠叨,总不能直接说,“我为了证明我卓著的性生活能力,一不小心跟Sebastian打了个赌,所以现在只能看不能吃,天天憋到夜不能寐”,只能老实地坐在椅子上,鼓着腮帮子,挤出一个丑兮兮的微笑,,生着自己的闷气。


更让Chris担忧的是,他发现自己下半身的小伙伴是个翻脸比翻书还快的主儿,往往他早上才刚刚藏在厕所安抚了它半个小时,说好从此要走内秀的路线。晚上Sebastian一回家,它就立刻背弃了早上他们说好的一切,像只闻到了味儿的癞皮狗一样,流着口水,腆着脸高高地耸立起来,完全不顾及Chris想要塑造的欲望随心控制的个人形象。


Chris洗完澡后,白色的浴巾松松垮垮地挂在紧窄的腰上,用毛巾擦着头发上的水珠从厕所里走出来,水珠顺着健壮的胸部,滑进看上去就快掉落的浴巾里。Sebastian坐在沙发上看电视,瞟了他一眼,玩味地思考了一会儿,向他钩钩手指,Chris故作镇定地走过来,摆出一副坐怀不乱的脸。


Sebastian向白色浴巾遮盖的位置伸出手去,纤长的手指还没触到浴巾,浴巾下突然蹦出鼓鼓囊囊的一坨。空气凝滞了一下,Chris立刻向别的方向看去,假装什么都不知道,Sebastian歪着脑袋看着他,指尖与鼓起的部位若即若离,仿佛在打着什么鬼主意。


然后,Sebastian轻轻地靠过来,温热的呼吸喷在Chris的分身上,分身迅速膨胀着,Chris觉得自己的小伙伴哭喊着“你放开我,我要去Sebby那儿”,几乎要摆脱他的控制,一个激动弹到Sebastian的脸上。


Sebastian靠的更近了。他抬起头看了Chris一眼,Chris也正低头瞪着他。Sebastian冲Chris挑了挑眉,那红润的就快流出汁水的嘴唇离白色的浴巾仅有一线之隔,Sebastian深吸了一口气,仿佛在辨识着Chris的味道,他的鼻子已经贴上了Chris的浴巾——Chris闭上了眼睛。


Sebastian的嘴唇在白色浴巾下隆起的部位蹭了一下,轻微地让Chris的整颗心都被搔动了一下,Chris攥紧了拳头。Sebastian对着Chris的分身说,嘴唇轻启,“他还真是不管你的死活呢。”


“Sebastian!”Chris怒吼了一声,拽着摇摇欲坠的浴巾,兜着已对他出离愤怒的小伙伴,又重回了卫生间。


Sebastian站起来,撅了撅,耸了耸肩,摆出一个无可奈何的表情,云淡风轻地回房间了。


5.

离赌注结束还剩五天。


Chris的新戏开拍住进了片场,虽然寂寞,但在畅快淋漓地撸了几管后,总算避免了在Sebastian面前缴械投降的危机。Chris对自己说,再坚持一个星期,再坚持一个星期,你就是这家里说一不二的男人了。


然而,另Chris惊讶地是,Chace竟然打了电话向他做了邀约。Chace表示晚上是自己的生日party,Chris是否愿意陪同Sebastian一同前来。起初,Chris觉得这邀约唐突极了,他和Chace并不熟悉,只是在Sebastian在场的情况下吃过几顿饭。但Chace再三说明自己马上要出国拍摄,希望在出国前见见好友的心仪对象,考虑到Sebastian平时总是把自己照顾的很好,很少向Chris提出什么要求,Chris便还是受宠若惊地答应了。


直到走进酒吧,Chris才发现自己和Sebby被Chace算计了。他在沙发上看见翘着二郎腿坐在那里的Sebastian,正跟其他电视圈的熟面孔们打着招呼,Sebastian抬起头看见了他,惊讶地睁大了眼睛,瞳孔转了好几个来回,才接受走进来的人真的是Chris的设定。


Chace走过来,撞了撞他的肩膀,悄声对他说,“Captain,还剩五天,憋得辛苦么?”


Chris瞪了他一眼,考虑到在场的人亦多是电视圈的明星,假惺惺地和Chace拥抱了一下,装作熟捻地祝他生日快乐。


Sebastian看着他们,Chace又对着Chris的耳朵说了句什么,Chris的表情松动了一下又很快地恢复了震惊。他们互相用拳头撞击着对方的肩膀,好似真的很熟一般,分开了。


6.


Chace回到了Sebastian和朋友们坐的沙发椅上,招呼着他们丢着罐装啤酒,扔着筛子,肩膀撞肩膀地说说笑笑。令Sebastian惊讶地是,Chris仿佛并没有受到社交焦虑的影响,自己找了个角落玩手机去了。偶尔有几个人认出他来,惊喜地喊他Captain America,他挂上职业的微笑,跟他们合影留念,然后又安静地埋头摆弄自己的手机。


受经纪公司的要求,Chris和Sebastian的关系一直未曾公开,Sebastian也不能当着人多嘴杂的娱乐明星们对Chris投注过多的关注,见Chris仿佛并没受到困扰,Sebastian便被Chace拖着游走在酒吧的各个角落,跟不同的朋友打着招呼,摆着鬼脸,勾肩搭背地喝着酒。一时也没看见,正坐在角落里的Chris,呷着啤酒,脸色阴沉地盯着Sebastian搭在Chace肩膀上的手。


大约啤酒消耗了三四打,威士忌也喝空了四五瓶的时候,Sebastian起身向洗手间走去,挑了个隔间走进去,脑袋里一边晕晕乎乎地想着Chris为什么会在这里,一边准备关上隔间的门。


一只手掰开了正在盖上的门,一具巨大的身躯从门外挤了进来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Sebastian转了个方向,摁在了隔间的门板上。


是Chris。两个六英尺的大个男生挤在狭小的厕所隔间内,马桶还占据了不少可以站立的空间,Chris紧紧地贴在Sebastian身上,男人的重要部位间紧密着相贴着,这明明是一个煽情的动作,Sebastian思考着,Chris是怎么做到像天神一样居高临下地看着他的?


Chris天蓝色的眼睛突然深了一个色号,像暴风骤雨来临之前的平静港湾,他的眼睛怒气冲冲地看着他,说话的声音却慢条斯理,“Chace为什么会知道?”


“知道什么?”Sebastian困惑地问。


“他对我说,还剩五天,憋的辛苦么。”


“啊,这个。”Sebastian解释道,脸颊泛起一层红色来,“我手机上有个写着sex deadline的倒计时。”


“你为这个设置了一个倒计时?”


“只有你憋着我,我也憋的难受啊”醉酒后的Sebastian格外坦诚了起来,他愤愤不平地叫嚷道,试图从Chris的禁锢中摆脱出来,天呢,Chris到底知道不知道,整个小小的隔间里充斥着他愤怒和占有欲混杂的荷尔蒙。


“你也想?”男人把他抓回来,瞳孔的颜色更深了。


Sebastian想了想,狡黠地笑了笑。他直视着Chris,舔了舔自己的嘴唇,抬起手指,依次划开Chris衬衣里的暗扣。他的动作很慢,只微微使力让扣子从扣眼中露出一点,让扣子借助弹性的力量从扣眼中弹了出来,在安静的隔间中,这“啪”的一声弹开的声音格外煽动起人的情愫,让Chris逐渐袒露出来的胸膛冒起一片鸡皮疙瘩。


“如果我想,你就会承认打赌输掉,放弃找我当男主角么?”Sebastian问。


Chris盯着Sebastian思考了一会儿,然后他抓住Sebastian的肩膀,把他扔在马桶盖上坐好。Chris的双手撑在抽水马桶上,把Sebastian关在他用手臂圈起的狭小范围内。


他俯下身,舔弄着他的耳朵,湿润的舌尖在敏感的耳窝中划着圈,吹着气,直到Sebastian的呼吸突然紊乱了起来,Chris突然在他的耳边一字一句地说,他说话的方式非常缓慢却充满了力量。


“去他妈的男主角。”Chris说。


Sebastian笑了,他伸手拉住Chris的衣领,把他拉的离自己更近。Sebastian回答他,“谁不敢谁是王八蛋。”


6.

这样这样那样那样

7.

出租车上。


Chris用大衣裹着Sebastian,Sebby昏昏欲睡着,靠在他的肩膀上。Chris低下头吻了吻Sebastian的额头,脸上跑过一个转瞬即逝的微笑。


Sebastian仿佛听见了他轻笑的声音,他睁开眼睛,困倦地扫了他一眼,“算谁赢了?”


“你赢了,你赢了。”Chris忙不迭地说。


Sebastian闭上了眼睛,没有看见Chris脸上那个得意的笑容。他今天晚上错过了太多事情,比如,当Chris走入酒吧时,Chace俯在在Chris耳边说的那句。


“Sebby下一部片的合约已经签给投拍你的电影的公司了,你懂得。”


他当然懂得。


评论

热度(426)